您的位置: 汕头资讯网 > 科技

焚天剑帝 第三百四十章 胡长天的过往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3:03

焚天剑帝 第三百四十章 胡长天的过往

嘭嘭!

为了不让敌人伤到秦冲,悲鸣虫只能选择傻乎乎的硬抗。

尽管它有超强的攻击力,也有特殊的手段可以威胁敌人,但风驹国的武师却是避开了正面作战,只攻击秦冲。

一时间,一人一兽只能被动挨打。

悲鸣虫引为利器的毒液,地刺等,在这个时候没了用武之地。

噗!噗!

矛与盾之间,盾始终处于吃亏的一方,为了给秦冲挡住攻击,悲鸣虫将所有的杀招都接了下来。

渐渐的,它的虫壳被撕开了一条条口子,流出鲜血。

除了硬抗,它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是,一直这样下去,它绝对会被生生打死。

几个武师狂然的攻击何其可怕,哪怕它的虫甲已进化,可还是无法避免受伤。

“白痴!你先走啊!管我干什么?你这样下去会死的。”察觉到情况不妙,秦冲急了,大吼着。

但悲鸣虫毫不为之所动,依旧忠诚的挡在主人面前,用它可怜的虫甲进行防御。

嘭噗!嘎吱!

看到魔宠如此执着,风驹国武者没有丝毫怜悯,反而露出猖狂的狞笑,攻击更加猛烈。

“啊!!!”

每一次敌人攻向自己,都会被魔宠挡住,秦冲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窝囊,挣扎着想站起来,却一次次失败。

相处那么久,他早已将悲鸣虫已视作自己伙伴,怎能眼睁睁看着它去死?

只是么,现实就是这样残,任他如何怒吼,悲鸣虫就是不走。不但不走,而且将秦冲保护得更加严实了。

蓦然,悲鸣虫猛一转身,那对黑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秦冲,竟然流出两道泪水!

魔宠,只是主人的工具。它是魔兽,它却流泪了!

“快滚!”秦冲亦是心塞,再次狂嚎。

然而,他话音刚落,悲鸣虫似乎是受到了刺激,发出凄然的鸣叫。

“嘶唔!”

嘶鸣之后,悲鸣虫那伤痕累累的外壳,诡异的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生出一个虚罩!

“这是……四阶魔兽才会拥有的保护天赋!”沈南燕眼前一亮,忍不住道。

“嘶嘶!”

似乎是听懂了沈南燕的话,悲鸣虫眨了眨眼睛,将三人笼罩在内。

之后,任凭敌人如何攻击,都被虚罩当下,毫无建树。

劫杀秦冲失败,风驹公国武者肺都气炸了,有人至死都不愿意走,被赶来的援军击杀。

这一次,最出风头的是悲鸣虫,在进化后,它不可思议的演化出许多技能。

尤其是那四阶魔兽才有的虚罩,让人震惊。

N最新☆章节#上、_C?{L

悲鸣虫再凶悍,现在也不过是三阶魔兽,这可是四阶的天赋技能啊,怎么就让它学会了呢?

随着武宗同归于尽,秦冲被救下,敌人终于不能再战,狼狈而逃。

在敌人逃走的一瞬,幸存者尽情的欢呼起来,声震长空。

各种可以庆祝的物品,被他们高高抛起,四下散落。

当然,这一次战斗,落凤城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城中最强的两个武宗战死,家族武师死伤无数,无数家园被暴徒毁坏,一片狼藉。

而秦冲,由于消耗巨大,也终于支撑不下去了,脱力昏死过去。

……

遮云国国内到处狼烟,厮杀不断,边界也不太平。

在一处山谷之中,有一个简陋的营地,里面

焚天剑帝  第三百四十章 胡长天的过往

,有上千强者驻扎。

这里,是遮云国的边关,由于国内坏消息不断,风驹公国又大举入侵,气氛很是压抑。

哧!

倏地,位于中央的一处帐篷,射出惊天剑气,直刺天穹,劈裂星空!

“有人突破武宗了!”

“天哪,竟然有人在这种关键的时候突破武宗,真是我遮云国的福运!”

“到底是谁,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中还能突破一个大境界。”

“我知道了,是他,万剑宗长老胡长天!”

营地中有人突破,众人立即走出帐外议论纷纷,露出羡慕之色。

武宗与武师,一个天一个地。遮云国武师数以千计,但武宗,却是脊梁,每一个,都是国家的柱石!

“终于突破武宗了。”

由于受到剑气的冲击,帐篷此刻已破碎四散,只留下盘膝而落的胡长天。

在万剑宗之时,他处于武师巅峰已经有很长时间,但一直没有突破,而是不断积蓄。

这一次,他获得了王室赠予的一个法宝,终于水到渠成,一举升天。

论战力,他虽然才进阶武宗,但实际战力,却非一般武宗能比。

“哈哈,恭喜胡兄!我就知道,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突破,非你莫属。”适应了下新的力量,胡长天还未来得及走出原地,却见一个身穿长袍,气势非凡的虎目男子走了过来。

他,乃是遮云国的镇国强者,老牌武宗林不归!

“惭愧,林兄就不要折煞我了。你早就是武宗,而我却才刚刚悟道,不可同日而语。”胡长天摇头苦笑。

此人在遮云国地位崇高,和他乃是旧识,彼此惺惺相惜。

“胡兄何必数落我?你的天赋和才华,远在我之上,要不是当年的变故,恐怕你早就登顶武宗了。”林不归道。

他虽然在遮云国高高在上,但天资才华,却是不如胡长天。

别看胡长天为人严肃,不愠不火,年轻时却是万剑宗少见的奇才。当年,他年少轻狂,实力高强,年纪轻轻就已步入武师巅峰,比林不归还要强上几分。

可惜啊,世道弄人。

一鸣惊人的胡长天,偏偏爱上了驭兽宗上一代宗主的女儿,被宗门大多数人唾骂。

由于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他性情大变,变得少言寡语起来。后来,驭兽宗为了和万剑宗争第一宗门,发生过一场大战,为了救雷岩,胡长天竟狠下心将心爱的女人亲手击杀。

那一战过后,潇洒俊逸的胡长天再也不见,变得严厉而内敛,从此一蹶不振。

最后,他更是跑去剑崖做管事,考核新人,与世无争。连平常的修炼,比起年少时也少了许多。

此次突破,颇有种打破桎梏,问鼎巅峰的意境。

林不归有感觉,如果两人真的放开来打一场,他未必能全身而退。

“当年么?”胡长天抬头长叹,脸上有说不出的落寞。

他那双令人心悸的眼瞳中,有着复杂而难以忘却的回忆。

“也许吧。当年之事,只能说我年少无知,太过张狂,如今后悔,却泯然晚矣。”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可以报销吗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是否可用医保卡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价格是多少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需要花多少钱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