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头资讯网 > 娱乐

破天 241.第二百四十一章 道歉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6:14

破天 241.第二百四十一章 道歉

丹轩在家养了两天伤,待到身体恢复了不少,丹轩在第三天才去国子学院上了一堂课。

课程结束的时候,丹轩正思考着应该如何向上官一飞请假,毕竟自己已经听林清说了,自己很有可能要消失两三个月,总不好旷课吧。

学生们都已经退去,丹轩正在昏死乱想地整理教案,一个女孩却一直未走,直到教师里就剩下丹轩与自己的时候。那个女孩才有些怯生生地走到丹轩身边。

丹轩头也不抬,依旧整理着教案,但是他知道来人是谁。

“苏姑娘,你找我有事吗?”女孩正是苏星月,丹轩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淡然说道。

“老,老师……”苏星月不是第一次这么称呼丹轩了,但是每次叫都得结巴一下,她还没有适应对于面前这个曾经厌恶至极的仇人这般称呼。

丹轩微微点头,这才抬起头来望着苏星月,面无表情地问道:“苏姑娘,有什么事情说便是!”

苏星月有些犹豫,俏脸之上明显能够看出一丝紧张。她抬头瞟了丹轩一眼,见丹轩竟也望着自己,连忙慌乱地移开目光,低垂的面颊上有些泛红。

“我,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少女的声音细如蚊鸣,但是丹轩还是听到了。

丹轩望着苏星月低垂的娇首,微微皱着眉头,问道:“道歉?道什么歉啊?”

苏星月抬起头白了一眼丹轩的白痴样,说道:“你不用管我因为什么道歉,你自管接受就可以了!”

“奥,奥……”丹轩卡巴两下眼皮,结结巴巴地“奥”了一声,心中却是想不清白今天这丫头到底是闹得哪一出啊。

谁知苏星月见丹轩这般呆板,忍不住又横了丹轩一眼,微怒道:“奥,就知道奥!你说,你今天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你,你,你……”

苏星月“你”了半天也没“你”出来后面的话,丹轩一阵着急。然而,苏星月突然心一横,继续道:“你,是不是又去妓院了?”

“啊,啊?”丹轩眼睛瞪得老大,满脸尴尬地望着苏星月。

苏星月却是冷哼一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世家子弟,总是出入那些花街柳巷,我,我听别人说,去太多了对身体不好,会,会,会被榨干的……”

少女的声音越说越小,到后来已经几不可闻。

“啊,啊?”丹轩眼睛越瞪越大,张大的嘴巴里舌头都快掉下来了。

丹轩自然清楚,自己之所以脸色苍白是因为玄气受损,可不是什么出入花街柳巷所致,可是,这女孩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苏星月见丹轩这般震惊的模样,也知道自己今天说的话确实有些不符合自己一贯的作风,不禁满面通红,嗔怪道:“我还不是为你好,你爱听不听,我不管你了!”

说完,苏星月便逃跑似的转身跑出了讲堂,倒是弄得丹轩莫名其妙。

收拾好教案,丹轩便直奔栾府。

栾府的一处卧房内,丹轩将最后一根金针震出栾殇的“中级穴”,然后才长出一口气,用袖口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说道:“栾老哥,这第一次行针就到这里了,你的病情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恐怕至少要进行十天的医治,再过十余天,老哥定会重振雄风,威力不减当年啦!”

栾殇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确实感觉一股热量从腰间缓缓传出,令他感觉浑身舒爽。

“贤弟啊!没想到你还懂医术,这天下的天才老哥见得多了,可是能有几人如你这般样样会,样样通,你真是天才之中的天才啊!”栾殇朝丹轩竖起了大拇指,夸奖的话倒真是出自肺腑之言。

丹轩谦逊一笑,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也不谦虚了,你说是我就是啦!哈哈!”

栾殇见丹轩大笑,自己也觉得心情舒爽,也哈哈大笑起来。

正在丹轩与栾殇对着大笑的时候,卧房门外有人敲门。

丹轩与栾殇均是停止了笑声,栾殇心中思索起来,他和丹轩在此处应该是很隐蔽的,除了三夫人和四夫人隐约知道自己和丹轩在这里,别人都不知道啊!

丹轩朝着栾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自己则小心翼翼地将方才行针的床整理好,自己坐到一旁装成喝茶的样子,这才朝着栾殇使了个颜色,示意他去开门。

栾殇点了点头,过去打开了门

破天  241.第二百四十一章 道歉

“老爷,我端了些‘五虎汤’过来,我看丹弟弟脸色苍白,特地命下人煮了些给丹弟弟补补!”栾殇刚一开门,大夫人俯身说道。

看到是大夫人在门外,栾殇明显一惊,不过栾殇也不是普通人,立刻恢复正常。忙笑着说道:“好好好,我正要去吩咐下人煮呢,没想到夫人就送来了,夫人真是我肚里的蛔虫啊!”

“老爷,丹弟弟还在呢,你想肉麻死谁啊……”大夫人那种难看的脸上做出那种小女人的表情,让人看着直想作呕。

“奥……”栾殇装作满脸堆笑的模样,笑着说道:“夫人,我与丹贤弟还有事情要说,你先回去,汤我自会让他喝下!”

大夫人闻言眉头微微皱了皱,扫了一眼屋内正悠闲喝茶的丹轩,倒也没有什么怀疑,便再次俯身行礼,将“五虎汤”递给栾殇,然后转身走了。

关上门,栾殇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将汤放在桌子上,皱着花眉摇头道:“这个大夫人啊,他现在给我送来的东西,我一样都不敢吃!”

丹轩微微点头,他知道栾殇为什么这么做,大夫人是殷疆人,殷疆人擅长用毒,在殷疆有许多闻所未闻的毒药,可以杀人于无形。

丹轩将那碗“五虎汤”拿了起来,闻了闻气味,随口道:“老哥,何为‘五虎汤’啊?”

“奥,‘五虎汤’是指用虎、羊、鹿、牛和驴的鞭,切碎熬成的汤,有极强的壮阳功效!”栾殇严肃的解释道。

丹轩闻言却险些喷出一口血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老哥,我问你个问题,你必须严肃的回答我,我现在这个模样很像纵欲过度吗?”

栾殇没想到丹轩会有如此一问,顿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丹轩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是玄气受损,竟然总有人误会我是纵欲过度,唉,老弟我是有一百张嘴也说清楚了!”

栾殇闻言却是哈哈大笑,拍了拍丹轩的肩膀,满不在乎地说道:“诶,贤弟大可不必如此,男人嘛,谁没有个生理需求啊,被误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今天晚上……”

丹轩一边查看着五虎汤,一边漫步尽心地问道:“什么事,老哥,你有话直说啊!”

栾殇面色微微有些尴尬,说道:“三夫人,和四夫人,她们,她们,他们……”

栾殇开始吞吞吐吐起来,丹轩却是皱了皱眉头,问道:“我说老哥啊,你不是这么吞吞吐吐的人啊!”

栾殇心一横,说道:三夫人和四夫人,她们非要和你睡觉!”

丹轩闻言一个趔趄,手中的汤险些洒满地!丹轩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栾殇,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般。

“睡,睡觉?”丹轩感觉自己说出这两个字来怎么就这么困难。

栾殇狠狠地点了点头,贴着丹轩的耳朵,说道:“老弟啊,老哥不瞒你说,上一次你来我府上,你和醉了之后,就已经和她俩,那啥了……”

这次,丹轩更加惊讶,长大了嘴巴,下巴恨不得掉在地上,仿佛傻子一般望着栾殇。丹轩这才想起来,上次喝醉了之后,自己不正好做了一个春梦吗?梦里有两个女孩在口自己,然后第二天起床,丹轩感觉腰酸背痛!

难道那不是梦?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要花多少钱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