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头资讯网 > 星座

龙神修真界 第三十章出走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5:05

龙神修真界 第三十章出走

“起!出!”花舞来到沈天安排的密室后,将在沈天那里得到的养魂木取半截下来,用匕首将其雕刻成一个女人模样,剩下的半截与雕刻所剩下的木屑全部收藏于储物戒指中。之后再将储藏有紫玲玉体的丹炉拿出,神念之力覆盖丹炉上,一声起字出口,炉盖便飞起停于丹炉之上。在一个出字出口,紫玲魂魄便由丹炉中飞出,魂出丹炉后眼见就要飘散,早有预料的花舞接连打出一连串凝魂固本的法决后,便丢出已经被雕刻成人形的养魂木于空中。

“融!”看到准备妥当后,花舞一个融字接连出口,神念之力控制紫玲魂魄与养魂木融合,就在魂魄与养魂木相融一半后,就不能再相融,感觉到有相斥之感,花舞咬破中指,隔空对着养魂木画出一连串的符文后,花舞甩出的精血呈现花舞所画符文模样径直飞向养魂木之上,接触之后便散发出浓厚的血腥味与刺眼的红色光芒。光芒闪动之际,养魂木也好像吸尘机一样,将就要飘散的魂魄尽数收纳到其中。待到血光消散后,养魂木也将紫玲魂魄全部收容,飘向花舞而来。

接住养魂木后,花舞长叹一口气的看向紫玲,满脸的愧疚之情。寄魂完成后,花舞再次将丹炉中紫玲的玉体取出,看到当初所布置的隔尘符咒即将失效,不由再次咬破手指,用精血在玉体上画上新的隔尘符咒,以保紫玲玉体不坏死。

此时再观花舞已是面色惨白,毕竟刚刚接连用精血画符咒,以此保紫玲的一切不会坏死,此举代价不可谓不大。

花舞自进密室之日起到恢复完毕出来已经过去半个月之久。

“呵呵……!恭喜大师寄魂成功,真是可喜可贺呐!”会客厅上,沈天看到花舞由密室中出来后,不由高兴的説道。

“谢城主养魂木,方可寄魂成功,不至于手忙脚乱。”花舞也笑着道。

“对了,在大师进密室寄魂一个礼拜之后,与大师一起的安娜仙姑将一封信笺交到老夫手中,嘱托老夫交给你后便辞行离开了。老夫留她不住,便问她要去往何处?她説当你打开信笺后,自会明白一切。现在,也是完成安娜仙姑的所托之时了。”沈天正在和花舞説笑之时,突然想起安娜临走之前的嘱托,便笑着説道,也将安娜的信笺交到花舞手中。

“额!是吗?那有劳城主你了。”花舞听到沈天的话后,不由好奇的回道顺便接过沈天递过来的信笺。

“怎么?大师你们可是与吾儿闹过不快的,大师你就真的那么相信老夫我吗?不怕我趁你不在之时,将安娜仙姑留在我衡阳城,甚至于留作老夫的儿媳妇?”看到花舞没有多问便接过信笺,不由笑着打趣道。

“怎么可能,由城主你的慷慨解囊与助人之心便可得知,城主你是一个豪迈之人,岂会做那样的猥琐、非君子之事?”听到沈天的话后,花舞无所谓的笑着説道。

“额!看不出来,大师现在对老夫我还是很放心的咯?就不知该説大师你是在装疯卖傻还是太易收买。”听到花舞的话,沈天却是老奸巨猾的笑着説道。

“哈哈……!不説那些伤感情的话,xiǎo子相信城主便是。城主对xiǎo子的帮衬之情,xiǎo子会谨记在心,来日若有需要的地方尽管説便是,只要在下能够做到便不会推辞。”听到沈天的话后,花舞抬起头看到沈天那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不由一脸正经的説道。

“哈哈……!有大师你的承诺便好!大师这段时间以来辛苦了,还请多多休息。”沈天笑着説道。

“既然城主有事要忙,那xiǎo子便先行下去了。”听到沈天话中的住客之意,花舞也识趣的站起来説道。

“呵呵……!大师慢走,有需要尽可叫下人置办!老夫还有要事,便不留大师了。”听到花舞的告辞之言,沈天笑着説道。

来到休息的地方,花舞急忙将信笺打开,细细的观看其上内容,看看是否真是安娜那妮子所写,万一被这些久居高位的老狐狸摆了一道,那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去的。要真是那样,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城主府掀个底朝天。不过现在花舞的能力完全没有达到能够做那样举动的境界。所以还需万事xiǎo心。

“飞扬!请让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吧,遇见你之日起到现在也有几年了吧?呵呵……!期间一直都在寻找你的旅程中度过,每次累了就想想你,那就会给我带来无尽的动力。

现在找到你了,也和你呆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原本一心以为能够陪伴你到最后。呵呵……!真的好想永远与你在一起,哪怕吃苦受累,甚至于死我也不会害怕,我害怕的就是不能跟你在一起。真的好害怕失去你,我都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该怎样度过,所以我一直把你当作我内心世界的支柱,因为有你的存在与陪伴,我的世界虽然有时阴雨连绵,却是会雨过天晴见阳光,甚至于还有彩虹般的丝丝浪漫。真的好在乎那样的时光。

虽然有时我会跟你闹脾气,撒娇,蛮不讲理,但是我也只不过是想得到你的关怀,你的在乎。

自你进入密室之后,我想了很多,也许你喜欢的人就是你怀中的那位吧。看到你为她着急,为她穿梭于在每个角落,呵呵……!让人看了好感动,好温馨的场面,如果她知道应该会感到很甜蜜吧?

我甚至在想,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也像你怀中的她一样,你还会像为她一样为我奔波在每个角落,我的尸体出现异常,你也会那样的焦急如焚吗?

好希望那一天那一刻也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你发生在我的身上。好期待!呵呵……!

好了,有些话,还是不説好一些,我走了。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所以我选择回黄枫谷,回到那里后,我就立即闭关,不再理世事。为了不让你担心,我嘱托了沈城主将此信交给你。你送我的月影战甲我会随身穿戴的,因为那是你送我的唯一礼物。

如果可以,当你再次回来那一天我再出关与你相聚。

永远爱你的安娜笔“哎……!傻瓜,你这又是何苦呢?紫玲?呵呵……!我对她也是对你一样的。”看完安娜的信后,花舞满脸无奈的自嘲道。

第二天,花舞来到会客厅中,沈天正在塌椅上坐着。

“城主,为何事所烦忧?需要xiǎo子的地方但説无妨!”花舞来到客厅中时,看到沈天正坐在塌椅上发呆,便笑着説道。

“额!是大师到来?不知大师来此有何事?但説无妨。”沈天听到花舞的话语声,才由发呆中惊醒过来。

“城主不用惊慌,xiǎo子没有什么事,只是想到在此打扰多时,一直都是在劳烦城主你,外加身有要事,所以今天特此来跟城主你道谢一声,向你辞行。”花舞看到沈天的模样后,不由笑着説道。

“哦!原来大师要走了?何不多在我衡阳城玩玩呢?大师你也没有尽情的玩过吧?”沈天还想劝留花舞在此处多呆两天。不过客气话谁都会説,又岂会真有人恬不知耻的继续留下来。

“呵呵……!不了,xiǎo子谢城主的美意与近段时间的照顾,但是xiǎo子真的有事要去办,所以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

。望城主不要见怪。以后有事只需要説一声便可以。”花舞笑着説道。就在花舞刚刚转身准备走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的转过身来再次对着沈天説道:对了,还有令公子一事,借城主之口説声对不起。以后有机会定当登门请罪。

“既然大师执意要走,那就恭送大师一路好走。大师的话,老夫定会带到。”沈天笑着説道。之后便看着花舞离去。

东莞整形美容费用
连云港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宣城治疗盆腔炎费用
东莞整形美容手术
连云港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