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头资讯网 > 时尚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四二九章 不敢乱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5:42

神域之无界武皇 第四二九章 不敢乱来

……

“这次是我考虑不周,令自己身陷险境,所以我也不能怪妳,但是妳可以去找言伯或豪叔寻求帮助,却是万不该透露了我的行踪给郡王府知晓,往后也别再与郡王府之人,有太深的接触了,明白吗?”

柳芯雨与易庭、澄姐一同回到帐营之后,就轻叹了口气,对着澄姐说道。

“因为郡王府离这里较近,而且我想郡王是知晓妳的身份的,必定会愿意出手相助,所以我才……”澄姐试图辩解着,但柳芯雨摆了摆手,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

“就因为郡王晓得我的身份,所以事情才会变得复杂且麻烦,有些事情妳并不清楚,往后也别再擅作主张了,尤其是我的行踪,若未经过我的授意,万不能再透露给更多的人知晓了。”柳芯雨再次强调了对其行踪保密的重要性。

“是…小姐。”

只是澄姐回答得极为地委屈,从小姐还小时,就已跟在了她的身边,又会有什么样的事情是不清楚的呢?

明明就是因为秦风的关系,小姐才不希望小郡王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吧。

想着想着,又是偷偷地怒瞪了易庭一眼。

但易庭也只能够选择忽略,这种事情,必须留给柳芯雨自己来处理,他是半点也插不得嘴。

当然柳芯雨也是注意到了澄姐的反应,知其又是将事情给想岔了去,这本来就不干易庭的事,但现在要解释起来,澄姐也不见得能够听得下去,只好又叹了口气,说道:

“唉,澄姐,总之妳听我的,好在这次妳事先告知了我们小郡王的到来,否则仓促见面之下,我还当真不晓得如何去应对他们才好。”

柳芯雨在进入到营区之前,就打定了主意,不给郡王府之人任何接近自己的机会,同时也是告知了易庭自己的态度,所以后来才会找尘老下手,要不然易庭是绝不会冒然就去招惹上郡王府中的人物。

但澄姐仍是不死心地劝说:“小姐,这次的行动危险性太高了,若是有郡王府的人护卫着妳的安全,那也会更加稳妥一些,不如……”

“妳难道还没听懂我说的话吗?!就算妳将情况回报给我爹,他也不会赞同妳去找俞万刃插手我的事情,因为我爹并不喜欢他,同样的我也不想跟他儿子有过多的牵扯,妳难道非得把小姐我给卖了以后,才会醒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吗?!”

澄姐被柳芯雨的重话给说得楞在了当场,她从没见过小姐如此生气过,更何况还说自己会将小姐给卖了?

这怎会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澄姐不禁是被吓呆了,心中的委屈亦是升到了顶点,泪水不知不觉地就狂涌了出来。

柳芯雨也知自己是将话给说重了,但若同样的事情必须自己一再重复地强调,那么澄姐就当真不适合继续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不过柳芯雨从来也不是将澄姐当作是个下人看待,也知晓她只是一心一意地为了自己的安危操烦,所以除非是万不得已之下,才会将其遣回不再待在自己身边。

尤其见着了澄姐的泪水之后,心中也是软了下来,只好放缓了语气说道:“妳先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情就不要再谈了,总之还是得先将隐邪门的事情处理完毕后,再说其它的了。”

澄姐此时也是哽咽地说不出话来了,微微地欠了个身后,就退到了营账之外。

而柳芯雨则是再叹了口气,难得露出了愁苦的表情望向易庭,略带点歉意地说道:“秦大哥,对不起了,没想到这么快就为你招惹来麻烦。”

易庭则是微笑了下,人也走了过去,将柳芯雨给搂入了怀里,抚一抚其柔顺的秀发,柔声地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麻烦,任何想打妳主意之人,都会被我视作头号大敌,就算他们不来招惹我,我也会主动去找他们麻烦的,妳根本不用放在心上。”

闻言,柳芯雨不自禁地在易庭怀中蹭了蹭,有些娇羞地说道:“那我是不是该去跟这些人说抱歉才对?好似他们的麻烦才会比较大一些,莫名奇妙就招惹上了三皇五帝的弟子?”

“哈,连妳也相信我所说的是真的吗?”

“嗯,我倒真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易庭沉吟了会儿,才说道:“我也不瞒妳说,获得三皇五帝的部份传承倒是真的,但若是想找他来为我出头,就有些不太现实了,一切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闻言,柳芯雨抬起头来,用着闪亮亮地眼神凝望着易庭,半晌后才说道:“部份传承也很了不起了,我相信凭你的天资,总有一天再没人会敢小看你的。”

易庭又是笑了笑回道:“小看我倒是不要紧,只要别打妳的主意就行了,否则我一定会让他们感到后悔的。”

不过柳芯雨又是露出了些许担忧的神情,说道:“别忘了会打我主意之人,不只是年轻的后天修士而已,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若是实力还没足够之时,一定得先忍着,反正我心中只有你一个人,一定会等到你来娶我的那一天的。”

“嗯,我晓得,没娶到妳之前,我可舍不得去送死,妳尽管放心。”

虽然柳芯雨说得坚决,但易庭却是知晓,这世上有许多身不由己之事,但是为了令她安心,仍是很干脆地响应了她的要求。

两人又是相拥了片刻,柳芯雨才问道:“下一步应该如何?我指的是如何阻止隐邪门的阴谋。”

易庭想了想后,说道:“根据澄姐所说的情况,显然隐邪门当中是布下了陷阱,等待着青岩城抗邪联军的到来,这有可能是他们原本阴谋中的一环,也可能是隐匿在联军当中的奸细透露出了情报,导致整个大军都落入了他们的算计之中,不过无论如何,汇阴大阵都得先破出一个开口才行,所以破解的阵旗得赶紧炼制出来才行。”

“炼制破解阵旗需要多久的时间?”柳芯雨问道。

“嗯…估计至少也得有个三、五天才行,但中间可能会有需要参加会议,所以要能够出发行动,大概会是五至七日以后的事情了。”易庭略想了下后,回道。

“配合你一起行动之人,不晓得王严风是如何挑选出来的,所以你一定得要十分小心,难保其中不会混杂有想要对你不利之人。”柳芯雨郑重地提醒道。

柳芯雨当然是想跟着易庭一同行动的,但自从修炼了太上雩情诀之后,随着伤势回复的同时,修为竟也是快速地提升了上去,如今已是快接近炼气初期的顶峰了,但却愈是不能够妄动真气。

若是能够依靠着太上雩情诀功法,突破至炼气中期,那么柳芯雨原修功法所造成的一些遗患,也能够趁此机会将其消除。

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一个良机,一旦与人动手战斗,势必会动用到原修功法的真气,那么与雩情诀真气的融合就不够彻底,效果必然也就会大打折扣。

“没有自己的势力人手,就避免不了得冒这样的风险,可惜孙二跟罗亦森等人的修为都还太低,就算他们在此,我也不会同意让他们跟着我一同去冒这个风险,反正一切小心点就是了。”易庭也是有些无奈地说道。

如今整个隐邪门中的人,都四处在打探着他的踪迹,加上他一回归到王严风的军营,就跟郡王府之人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想必此刻已有奸细将消息传了回去。

所以将跟随他一起行动,深入泰昌镇中去破解法阵之人,很难保证不会有隐邪门奸细混入在内,这样的可能性绝对是极高的。

不过这也就是易庭一次就要二十一个人的原因,他估计需要破坏的阵眼总共会有七处,但只要其中三处能够顺利完成,就足以造成汇阴大阵出现裂口。

至于是否会有人趁机对他不利,易庭倒也并不是很在意,因为那也得那人有足够本事才行,总不会二十一个人全都是隐邪门的奸细吧

“我炼制阵旗的这段期间,妳是要待在这里呢,还是回自己的营账里去?”

易庭想了想,时间其实是相当的紧迫了,所以也不能继续跟柳芯雨缠绵下去,只好直接询问说道。

“还是就待在这里修炼吧,虽然你没办法陪着我一起,但愈是靠近你的身边,太上雩情诀运行得也就会愈顺利,我想要尽快点突破,好能够一起去帮你。”柳芯雨没有迟疑地说道。

“妳不怕这事会传回到妳父亲,或者其他人的耳里?”易庭笑了笑问道。

柳芯雨能够待在他这里,易庭炼制阵旗时也较能够放心,不过澄姐会如何想,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还是会让易庭多了点顾虑。

“别人怎么想,对我来说并无所谓,至于我爹嘛,一定也知道你现在的修为还不到先天境界,是绝对不敢乱来的。”柳芯雨耸了耸肩,不在意地说道。

易庭苦笑了下,真不知该说些什么,难道等到自己突破到先天境界以后,反而不能够与柳芯雨单独相处了?

当然这还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只是易庭却是不禁想到,要不要等那一天突破到筑基期以后,立刻就将柳芯雨给吃了,这样就谁也来不及阻止两人真正在一起了。

不过就在易庭还在为以后之事而烦恼时,刚刚才因伤心委屈而离去的澄姐,此时已是被小郡王的人给找了去了。

……

岳阳好的癫痫病医院
贺州整形美容
青岛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岳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贺州整形美容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